地產新聞

Menu

囤積之宅 僅剩立足之地 25歲攝影師跑全台 走進戒心與孤獨

LINE分享

【黃政嘉╱台北報導】東西捨不得丟、房子堆滿雜物連行走都困難,「囤積症」是現代社會的文明病;25歲的攝影師黃郁修,特別用鏡頭記錄囤積者的家,作品還奪下今年台北國際影像藝術節的評審特別獎,並獲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收藏展覽。黃郁修說,囤積者大多獨居、缺乏安全感,「他們像造城堡一樣,把自己保護起來。」他希望用照片讓外界對囤積者有更多同理心,並且協助關懷。

黃郁修從大學畢製以來,持續拍攝《囤積者》,反映囤積心理。彭仁義攝

白T恤搭配長袖白襯衫,露出靦腆笑容,186公分高的黃郁修,2016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,做過2年《財訊》週刊攝影記者,已經離職,打算出國進修攝影。黃郁修說,會拍攝囤積者,是大四做畢製題目時,一次看到電視節目討論囤物症,於是開始上網了解,並找到《囤積解密》一書,觸動他更深的好奇,於是開始主動約作者聊聊,並決定用攝影鏡頭來講囤積者的故事。

不見得都是貧窮家庭

黃郁修拍攝《囤積者》系列,一共聯繫近30戶人家,獲8、9個家庭同意,累積20幾張照片;受訪來源包括透過社福機構、身邊朋友聯繫,最多的則是陌生拜訪,像走在街上,看到住家外頭囤些家具或鍋碗瓢盆,就會帶著餅乾禮盒等小禮物,敲門拜訪。
《囤積者》首張作品,是一位70歲獨居老婆婆的家,家中一隅只見客廳空間堆滿衣物及生活用品,僅留下中間一條勉強能行走的走道。
不只客廳堆滿撿來或買來的衣物,老婆婆的廚房也堆滿各種廚具,與柴米油鹽醬醋茶,「為什麼放這麼多鍋碗瓢盆?」老婆婆說:「有一天會用到啊。」為什麼要堆成這樣?老婆婆說:「要買給子女的,子女有一天會穿到。」但鄰居卻告訴我們:「老婆婆的子女早就離開家,從沒回來看過她。」
「會有囤積行為,不見得都是貧窮家庭,也有經濟條件不錯的家庭。」另一個台北45歲的設計師,也是黃郁修父親友人,目前獨自生活,喜愛收藏玩具,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廁所完全被「救世英雄」佔據,好幾位蒙面超人、鹹蛋超人、無敵鐵金剛站在毛巾架上,還有數台偉士牌模型停在浴缸上頭,底上還有數十坪的空酒罐,「這樣要怎麼洗澡?」設計師回應:「就站在旁邊洗啊!」

設計師的浴室堆滿模型玩具,儼然比屋主本身還重要。黃郁修供照

只是一般人很難想像

「收藏模型寶物,儼然比設計師本身還重要,他買很多玩具,都是過去不曾擁有的,「以前沒買到的,長大後都想買回來。」黃郁修說。
「設計師家中沙發,很明顯的都是給物品坐的,眼球再多停留一會,你會發覺整個空間還是有些擺設,顯示屋主是有品味的人。」黃郁修認為:「他也想處理他的環境,只是東西太多,已經失去空間原有功能。當時拍照到一半,傳真機突然響起,只見他跨過一堆物品,人埋在一堆物品中處理傳真機文件,我看到這樣的景象覺得有趣,但這就是他的生活空間,只是一般人很難想像。」
《囤積者》的足跡遍及全台。黃郁修經友人介紹,找到一棟宜蘭透天厝,只見浴室空間除洗手台之外,看得到的置物籃,幾乎都擺滿了瓶瓶罐罐的清潔用品,4支牙刷直立地插在牙刷座上,擺放的物品都有自己的「家」;這是一個50多歲的女屋主,和丈夫與孩子一同生活的空間;在黃郁修的作品裡,是少見非獨居的家庭。
「我蠻喜歡這張浴室照的」黃郁修說,有點想像空間、安靜的感覺,雖然浴室也囤積了一些東西,卻不失秩序,可以給人喘口氣,「藉著擺放清潔用品跟牙膏、牙刷等細節,你就可以想像他們的生活狀態。」

怕失去或缺乏安全感

黃郁修說,拍照過程最大困難是「說服」被攝者答應拍攝屋況;第一次、第二次去,因警戒心較重,他們可能擔心我是來檢舉的,所以需要三次、四次地拜訪,耐心解釋拜訪來意,溝通拍攝計畫,化解被攝者心防,他們才比較願意跟你聊,所以展現「真誠」的態度很重要。
「囤積者本身極度害怕失去;其次是極度缺乏安全感。」走進一個個囤積者的家,黃郁修發現,這些人大多是獨居者,藉拍照訪談,了解他們的生命經驗後、對應居住空間,有了合理連結,他希望透過照片,讓囤積者的家人或社會大眾能夠瞭解他們的內心,幫助他們得到關懷、治療或協助。
黃郁修照片展出時,有個不認識的老太太告訴他:「很感動」,因為她丈夫也是這樣,當她看到這些照片,才發現自己並不孤獨。

黃郁修小檔案

年齡:25歲
學歷:文化大學美術系
經歷:《財訊》周刊攝影記者
《囤積者》系列得獎:
◎台北國際影像藝術節的評審特別獎
◎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收藏展覽
《囤積者》個案來源:社福機構、身邊朋友、陌生拜訪,聯繫近30戶人家,獲8、9個家庭同意拍攝
資料來源:《蘋果》採訪整理